别让良心行业变成逐利产业 中央出手校外培训大限将至?

“不能让良心行业变成逐利产业”

继北京校外培训大整顿后,中央出手了。

日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召开,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严禁教培机构随意资本化运作。

同期,北京、北京海淀均发布文件,首次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做出统一规定,首次对教育培训行业的广告投放制定标准。

山西更为直白,要求全面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设立审批、收费管理、违规处理等各环节监督,甚至停止审批面向中小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

针对校外培训治理一时间风声四起,一场全国整顿风暴风雨欲来?

 紧箍咒

日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政策即将落地。

规范校外培训发展,不是第一次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中提出。2018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

随后,国务院办公厅8月22日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这是第一个国家层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系统性文件。

这次中央深改委会议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谋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

同时,要明确培训机构收费标准,加强预收费监管,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

就在《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通过的当天,北京市教委官方微信发文称,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保监局四部门联合发布《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试行)》。

这是北京市首次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做出统一的管理办法。本次办法,对预收费的收费时间跨度、预收费提前收费的时间、退费等都做出了明确要求,还提出了要进行资金监管。

比如在收费时间跨度上,要求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

就在本次办法发布前不久,北京市教委印发了《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检查校外培训机构发现问题的通报》。此次被通报机构所涉及问题,主要报告一次性收取超过3个月课时费、低价营销、内容超纲等。

其中,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超过3个月或60课时费用的培训机构,共有8家被点名,校外培训头部机构在列。

为什么要制定这个办法呢?近些年,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普遍采取预收费模式,存在风险隐患,比如一些机构将预收学费当作金融杠杆,盲目扩大规模,导致资金链断裂。

在今年教育部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即表示,培训机构“退费难”“卷款跑路”等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严重破坏教育生态。

不止北京发文规范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日前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还发布了《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以教育重地海淀区打头阵。

这份提示书首次对教育培训行业的广告投放制定出标准,文件提到,不得在教育培训类广告中出现贷款、学费分期等内容诱导招生。

校外培训资金层面的问题,最终以“管钱”的方式加以规范管理。

  晴雨表

政策新规之下,传言风声四起。

日前,一则关于“海淀区教委会议”的网传消息炸了。消息称,随着新的“双减”政策等出台,最晚7月底,将会有“假期不让上课、培训机构不让上市、不让做广告”三项规定。当日开盘后,教育中概股暴跌。

很快,海淀区教委发布辟谣消息称,网传“海淀区教委开会,教育机构暑期不许开课”为不实消息。当日开盘后,教育中概股大幅反弹。

不少人兴许还记得两个月前,刚刚复课不到10天的北京校外培训机构再次停摆,全面排查风声四起。紧接着,北京市教委出面辟谣,暂停校外培训消息不实。

北京之外,今年以来,重庆、广州等地纷纷开展校外培训机构检查,对涉嫌存在超期收费、虚假违法广告、低价营销贩卖焦虑等问题进行点名通报,不少头部培训机构收到“顶格罚款”。

根据企查查统计的2020年5月12日至2021年5月12日教育机构注册、注销及吊销数据,2021年3月注销和吊销教培公司310家,4月307家,达到了近一年教培机构注销和吊销的最高峰。

在可预见的将来,此次中央通过“双减”意见,会对校外培训带来怎样的冲击?

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中央“双减”意见的出台,意味着接下来校外培训机构将接受更加严格的管理和规范。比如教育培训的资本化运作将更加谨慎规范,教育培训的行业准入将会更加严格,与违背中小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培训等相关项目将被严令禁止。

最终,梁挺福认为,会使得整个校外培训市场的存量和需求都大大降低。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人才分会秘书长陈志文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此次中央“双减”意见与以往区别较大,表述更加精准,指明是针对义务教育阶段负担的治理,高中非义务教育阶段,该有的竞争与负担还是要有。

此次在中央意志下,以及北京的率先作为,梁挺福指出,将会在全国形成示范性影响效应。中央的三令五申,以及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头部教育培训机构的顶格罚款,对于全国范围内的校外培训具有很强的警示作用。

当然,能否在全国范围内产生很好的示范效应,还是要看各级监管主体对于校外培训中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能否真正做到发现一例,查处一例,绝不姑息。

  根源地

校外培训的问题,还需到校内教学寻找根源。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指出,减轻学生负担,根本之策在于全面提高学校教学质量,强化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

陈志文指出,在“双减”上,首先是校内教学不足导致的问题,要治理校外培训,必须维护好校内教学这个主战场,最大程度在校内解决更高质量教育需求,不要挤出到校外。其次才是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

在北京海淀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中,就严禁发布诱导家长将适龄儿童、青少年送入培训机构,取代义务教育的内容。此外,文件对广告场所的规定,让K12机构进校宣传的难度加大了。

北京之外,日前山西省教育厅制定出台《促进中小学生身心健康成长十项举措》,要求全面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设立审批、收费管理、违规处理等各环节监督管理,停止审批面向中小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

梁挺福指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育将始终是主阵地。学校教育需要一方面在落实中央文件要求,减轻学生作业负担的同时,提高学校课堂教学质量,应教尽教,优化教学方式,提高学生课程学习的效率,调动学生课程学习兴趣。

压减学生作业总量与多元化的教学内容并不冲突。学校可以探索多种课后教学育人活动,满足学生和家长的多元化学习需求,进而减少学生和家长对“校外培训”的依赖。

梁挺福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教师队伍的素质和能力需要强化,才可以有效地发挥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教师的待遇的提高、教师资源的优化配置、教师队伍的培养等,都是有效发挥学校教育主阵地作用的关键一环。

陈志文指出,争夺教育主战场是此次会议很重要的一个精神,无疑非常正确,也抓住了要害。目前课后延时服务以及其他服务举措就是争夺主战场的做法,复杂的是,抓住了主战场,孩子在学校时间增加了,但如果学校提供的服务不是家长与孩子追求的,最后还是要出走这个主战场。这个矛盾需要直面和解决,必要时也需要妥协。

大家都知道小学负担最重,辅导班最多,高中最少,为什么?表面上看,就是高中有一个高考,大家不必左一个班,右一个班地准备,只是准备高考即可,不必培训机构帮忙了。

但小学则不同,表面上没有升学考试,但却是最辛苦的,左一个坑班,右一个证书,虽然多数是无效的,但家长都在赌。核心的价值与意义,还是对孩子学习或其他能力的“证明”。

陈志文指出,面对这种短期无法解决的乱象,我们是否可以考虑推出一把官方的尺子?比如小学生学业水平测试,为学生的能力评价提供一把尺子,而不是让校外的奥数、剑桥英语等代劳。

当然,这个测试是不能作为任何学校录取依据的,测试与就学权利是没有矛盾的,在无条件保障就近入学权利的前提下,提供一个小学生水平测试,和义务教育并不冲突。

陈志文认为,在减负问题上,我们还需要面对一个现实,受传统文化影响,中国家庭对孩子与孩子教育极端重视,对更高质量的教育有不理智追求,也是与其他国家的区别和优势所在,这是客观需求,我们必须承认。

如果校园内书声琅琅,教学相长,谁愿意放学周末再上补习班呢?

原创文章,作者:mar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8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