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届家长是不是被PUA了

这两年,PUA这个词很火,但我突然发现,作为一名小学生家长,如今,我和我的“同类”好像也被PUA了。

今年,我的女儿在北京上小学一年级。初入教育体系,作为“小白”的我和同为“小白”的孩子爸爸,就已经感受到了同班同学带来的内卷大潮。经历过去年的疫情,我们这一届“小豆包”被网络称为“唯一一届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孩子”——因为受疫情影响,谁都没有机会在去年上半年上幼小衔接班。

作为成长在独生子女时代、被家长一路教育“分分分学生的命根”的一代,在父母的高压下,我和孩子爸爸一路进入了所谓名校,读完了研究生。经历过兴趣班、辅导班、先修班、补习班的我们,不希望孩子重蹈覆辙,于是掏空了6个人的钱包在北京置办了一套学区房,希望通过我们能做的最大努力,给孩子一个没有压力的童年。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当孩子进入小学以后,一直坚持要给孩子一个快乐童年的我们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快乐”了。平均一两周一次小考,孩子的成绩从优变成了良,甚至不可思议地拿过一个“合格”。面对这样赤裸裸的成绩单,我们终于踏上了“鸡娃”的不归路。

那时,我突然意识到:就这样踏上了“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的道路,我是不是被PUA了?

今年全国两会,教育成为了最大的热词,从校外培训到在线教育,家长的苦水倒了一桶又一桶,媒体的大炮轰炸了一轮又一轮,好像依然说不尽、道不完教育里的焦虑和问题。

我渐渐发现,我们这些家长好像都被PUA了。

PUA的全称是Pick-up Artist,这是起源于美国的“搭讪艺术”,原本是用于男女两性交往的一套方法。但是后来这个东西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变成了用洗脑、诱骗、心理暗示等一系列精神控制手段,来欺骗对方的感情和钱财,甚至掌控对方的人生。

不久前,一些说要关停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传言在网络上流传,一下子家长们就急了。这让我十分意外:关停是好事啊!这个传言听起来虽然有点“一刀切”的感觉,但可能真的会缓解目前孩子们的学习压力。

看到网上家长的一片反对声,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大型的PUA现场:上层想办法给孩子和家长们减负,家长们却是一片“不行,不能不上课外班”的哀嚎。家长们一边骂着校外培训,真的要取消了,反对的也是家长们。

就像PUA中的情感操纵一样,一方面让你痛苦、让你质疑自己;另一方面,你越来越离不开操纵方。

网友的评论道出了真相:“学校里能学好,谁愿意花钱在外面学啊”“不让上校外培训,家里有钱有条件的还是会给孩子报家教班,这是进一步断了普通孩子出头的机会”“不让上课外班,说是为了公平,其实更拉大了差距”……

不久前的另一条新闻也被网友骂上了热搜——全国两会期间,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建议取消英语课的必修课地位。

作为一个“减负派”的家长,我以为这个建议说得句句在理:如今不少高科技手段都能实现外语翻译,未来的一代可能只需要一个小设备,就能跟世界各地的外国人进行无障碍的交流。如今出国并不是唯一的深造途径,大多数的普通人只要学会基本的英语就足够了呀。更何况,英语不作为必修课并不代表不学,可以稍稍降低它的地位吧?

在现实生活中,我的不少家长朋友也表达了和我一样的想法。我以为,大多数家长都会和我想的一样。

可是在陌生的网络环境中,这个建议却引来一片骂声,好像是又一轮的PUA现场:这边说,别学了孩子压力太大了;那边家长说:“凭什么不让我们学?”

一个好友是中学生的妈妈,她的一番话让“天真”的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在取消了各种奥数的竞赛后,英语几乎逐渐成了中小学生唯一的抓手。学生们想要上更好的学校,除了拼学区,如今几乎只剩下英语这一个敲门砖。这才是家长们强烈反对的真相。”

我只能无奈地说一句:“好吧。”

在各种小测验中,连我的女儿都像是被PUA了。

连着两次数学考了七八十分,捧着“合格”和“良”的她上演了真实版的“弱小可怜又无助”。她跟我说:“我的语文、英语学得都挺好的,就是数学不好,数学是我的弱点。”

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哪里看得出哪个学科是弱项呢?我一边给孩子做心理建设,一边给她买各种辅导书,帮她补习数学。了解后我才发现,因为孩子没有上过课外班,不认识数学题中的一些文字,这才导致了很多题不会做。别的孩子提前认识了不少生字,自然分数考得高。

老师虽然没有强制要求我们提前学额外的知识,也没有要求我们上课外班,但成绩赤裸裸地摆在那里,逼着家长不得不走进了校外培训机构,走上了内卷的道路。

被PUA总是痛苦的,究竟是什么让这一届家长陷入两难的泥潭,想走也走不出来,最终甚至放弃了走出来的意愿呢?

在PUA与被PUA的过程中,都有这样一个典型的过程:施行PUA的一方通过一系列精神控制方法,让被PUA的一方丧失自我,最终唯命是从……

这个结果当然不是一下子就达成的,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最初,每个家长都是理性而冷静的,但是,只要你接触过任何其他人——学校老师、课外班老师、其他家长,真的是任何其他人,你的精神就会被某种东西牵着走。

我现在想想,这个东西是对比。

学校老师的对比来得最直接,也最猛烈。只要在家长群里贴上一次“不合格”的名字,家长立刻就会缴械投降,自觉自愿地向别人看齐;其他家长会源源不断地向你介绍“别人家的孩子”,时时提醒你要看到差距,也找到赶超的目标。

很多人觉得校外培训班的影响总可以自己控制吧,殊不知,这里是最有套路的。

比如,你第一次带着“试试看,不行就走”的心态走入培训班时,会发现那里的老师没有不亲切的,那里的课程没有不活跃的,那里的课堂没有不关注每个孩子的,你会不自觉地想象如果自己的孩子进入这里的场景,而这时你如果“理性尚存”,表示要“考虑考虑”时,老师们会面带微笑地告诉你:你来,我培养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养你孩子的竞争对手。

极有杀伤力!

只要你“缴械投降”开始“鸡娃”,就开始身不由己,你一边被别人拱着往前走,一边成为“后来者”比较的对象。你会发现无论你怎么努力,总有人比你更能“鸡”,无论你的娃怎么努力,前面总有“别人家的娃”在领跑,后面也总有奋力追赶的娃。

到最后,你既被PUA,同时又成了PUA别人的因素,分也分不清了。而这时候家长再想回到最初,已经基本不可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宜昌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7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