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留学生”如何订学习计划?

近日在网络上流行一张“985高校学霸学习计划”的文章,其中展示了学生们在大学中订制的密密麻麻的学习计划,令不少同龄人感叹赞赏。在每年出国的留学队伍中,也有不少人踏入了精英高校的门槛,但这对他们来说同样只是个开始。《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几名在全球排名较靠前的大学里留学的中国学生,了解了他们每天几乎“榨干精力”的学习生活。“很多人的留学生活远不像大家传得那么轻松愉快”,有学生告诉记者,“身为外国人,我们自然有一定劣势,要和当地学生竞争”。而在疫情中,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有增无减的学习压力,还有更多的社会环境压力。

生活习惯完全被颠覆

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读环境工程硕士学位的江同学去年刚刚毕业,她向《环球时报》记者回忆起自己刚刚接到这所全美排名第三的高校录取通知书时心情如何激动,“却没有想到短短两年的研究生学习整个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习惯”。江同学本科在国内一所名列前茅的理工科大学读书,一直是“学霸”的她从小到大并没有在学习方面有太多挫折,直到开始了留学生涯。

在每周的课程中,英语母语的学生只需上3-4门课,而江同学和很多中国学生还要额外花很多时间学习语言。“很多专业术语我们都需要重新学习,理工科阅读材料也很晦涩。”同时,他们在课外还需掌握新的电脑软件知识。

“上大学的时候从来没制定过什么学习计划,读研被迫要做好规划,不仅是学习,也有生活娱乐方面,比如定下每周哪天去看电影,一个月内什么时候有小长假去旅游。”江同学说,以前她有典型的“拖延症”,但读研期间不得不将每天、每周、每个月的大致计划都记录下来。这种习惯一直维持至今——已经开始工作的江同学称,自己善于制定完成计划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和质量。

来自浙江的林同学目前正在德国顶级医学学府——柏林夏利特医学院就读。“进入德国医学院非常难,每年约4.5万名符合要求的申请者要竞争9000个学习名额。”林同学说,自己在国内已经本科毕业,加上具有被认可的工作经历,还在竞赛中获过奖,才最终被录取。

林同学同样面临着语言上的障碍。虽然专业课以英语为主,但仍有不少课需要学习德语,且在医院实习也是德语。留学第一年,她每天晚上都需要参加德语补习班。此外,由于医学类专业外国学生较少,她的专业中同级生甚至没有其他中国人,而德国本地学生也很难腾出手帮助她。

“来到德国后,每天的课程表排得满满的。”林同学介绍称,上午的课还得提早出门抢位置,专业甚至安排在周末。每周,林同学几乎都要用完一本A4纸大小的笔记本。“即使是寒暑假,我们也必须不断学习,否则就有可能被淘汰。”她说,由于没有空余时间,自己两年才回国一趟,也没有时间谈恋爱。德国学生与教授基本没有交集,学生之间也较为冷淡,因此留学生会感到比较寂寞。“好在其他系和学校有许多中国留学生,大家平时还是有联系。”

就读于西海岸一所全美综合排名前20位大学的博士生王同学已经美国度过了5年留学时光,她的专业是人文学科。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刚到美国的时候,虽然周围的同学都很优秀,但大家在做学习计划方面都不是很擅长。“每门课每周需要读的书经常在300页以上,之后还要写读书报告和小论文,一个学期每门课至少两次课堂演讲”,很多同学都是“被作业追着跑”。

学会使用计划软件

硕士期间,王同学被一位学姐的电脑“震撼了”:“那时候使用电子工具记录日程的学生还不多,我看到她的日历上密密麻麻布满了五颜六色的方块,分别代表上课、作业、考试、户外活动等,还按照重要和紧急程度区分。我因此开始意识到学习计划和时间管理的重要性,发现还有这么方便快捷的高科技工具可以借助。”王同学说,现在周围来自各国的同学和朋友,都已经非常习惯在“谷歌日历”等软件上标注自己每天要做的事情并且设置提醒。

除了日程安排工具,也有很多先进的制订和完成计划方法被运用到学习时间中,比如现在大家经常使用的源自硅谷的“OKR工作法”。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即“目标与关键结果”)是一套明确和跟踪目标及其完成情况的管理工具,是美国企业家安迪·格罗夫为英特尔公司首先提出的,后来成为国际上各大企业青睐的工作方式。简单来说,“OKR工作法”首先定下几个非常明确的目标,每个目标包含3-5个重要结果,比如“下个季度修读一门法律有关的课、看完3本法律有关的书籍、多参加法律有关的讲座”“暑假报一个游泳班、开学前学会两种泳姿、减重5公斤”。到达预定的完成时间后,为自己的表现打分,1为满分,达到0.6-0.7就算是比较令人满意的分数,如果没有时间做,也可以往下推迟一个周期。这个方法既能形成强大的自我驱动力,又不会让人过分追求完美,因此也成为很多学生制订计划的方式。

疫情中盯住线上讲座

从去年年初开始,绝大多数高校为安全起见都已经改成网课,这也给学生的学习方法和节奏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在疫情的“居家令”期间,因为长时间闭门不出,很多学生形成了晨昏颠倒或是完全无规律的作息,井井有条的学习生活成为了一种奢望。校园关闭、禁止集会,学生们几乎没有任何线下课外活动可以参加,造成原本充实的时间表上出现了大量的空白,往往被更加不健康的活动所填补——看剧、吃零食、打游戏等。而这些损害身心健康的活动又增加了负罪感、焦虑感和学业压力,稍不注意就会形成恶性循坏。

当然,网课的环境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有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可以在一门课两点下课的情况下,仍然赶上下一个两点开始的讲座”;大量学术活动转到线上,“能观看原本不能参加的来自其他城市和国家的学术研讨会”。各大高校也在尽力将户外活动转到线上,例如斯坦福大学“国际学生中心”每周五早晨都有“咖啡社交”时间,现在虽然没有了咖啡,但大家能够坐在一起聊天,也是非常轻松愉悦的。除此之外,大学里还推出了免费烹饪课、瑜伽课、冥想课等活动,希望可以尽量为学生减压,让他们在疫情期间也能有充实、健康、富有乐趣的学生生活。

林同学对记者说,在疫情中制订计划,学生们可注意三点:一是每天多关注学校官网,加入所在系的学生会以及社交媒体群,相互交流;二是把寝室营造成一个工作台,准备好线上学习可能需要的一切;三是居家也要详细计划好每一天,每天去公园走走、参加慢跑等。“即使再忙或者再闲,都要进行好身心调节。”

“OKR工作法”是很多留学生青睐的给学习和生活订计划的方法。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宜昌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7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