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启动建设”文科实验室”,文科生不再受鄙视了?

大学启动建设文科实验室,文科生不再受鄙视了?

文科生不需要实践,这是教育的偏见。

高校文科实验室,远远不能与理工科实验室相比。不过日前发布的《教育部社会科学司2020年工作要点》提出,将启动高校文科实验室建设。

启动高校文科实验室建设、名校强基计划文史哲基础学科占一半、数十所理工科名校发力新文科建设……近年来,高校学科调整中最显著的现象之一,就是文科的更新。

当文科发展起来了,文科生还会受“鄙视”么?

实验室

高校文科实验室如何建设,《教育部社会科学司2020年工作要点》中提出了两个关键。

其一,重点支持建设一批文科实验室,促进研究方法创新和学科交叉融合。其二,修订《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管理办法》,开展重点研究基地综合评估,开放竞争、动态调整。

文化学者、上海开放大学教授鲍鹏山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文科实验室的建设,表明高校至少认识到文科的重要性,有意识总归是积极的信号。

长期以来,偏差观念认为,文科生不需要像理科生那样进行专业化的实验技能训练,由此导致文科实验室建设一直处于滞后的状态。

专家指出,人才队伍建设差异突出、跨专业文科综合实验室建设发展滞后、文科实验室平台资源共享力度不够、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分布不均……文科实验室与理工科实验室差距明显。

2019年《科技部关于批准建设媒体融合与传播等4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通知》发布,以中国传媒大学为依托单位的媒体融合与传播实验室,成为历年来为数不多的文科类国家重点实验室。

根据科技部2018年发布的重点实验室年报《2016年度国家重点实验室年报》,截至2016年底,正在运行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共254个,主要分布在8个学科领域,集中在理、工、医等学科。

眼下,大学最热门的专业当属人工智能,高校人工智能实验室不缺西安交大这样的理工科院校,也不缺北京外国语大学这样的文科类高校。

不仅有实验室,人工智能学院、研究院或交叉研究中心也在建设。按照《人工智能行动计划》设定的目标,到2020年要建设50家。

人工智能试验区也在扩张。3月9日,科技部网站公布四个函,支持济南、成都、西安、重庆四地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至此获科技部支持建设的试验区已增至11个。

新文科

启动建设高校文科实验室之外,近年来高校还在大力调整文科设置。

2019年,自主招生迎来“史上最严”,文科生首先迎来当头一棒。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理工类高校婉拒文科生,甚至连南京师范大学这样的师范类高校,都取消了人文类和外语类的招生计划。

不过,运行17年的自主招生走进尾声,今年教育部发布强基计划。日前36所强基计划试点高校的招生简章已全部就位,既有数、物、化、生,也有史、哲、古文字学,文科占据半壁江山。

其中,北京大学将历史学类、考古学、哲学类、中国语言文学类(古文字学方向)纳入强基计划,这些文科专业均为学科评估“A+”。

有着“中国理工科最高学府”之称的清华大学,则在去年专门召开了文科工作会议,还宣布建立文科资深教授制度。当前,我国的院士制度只设立在理工农医等学科,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一直没有与之相当地位和影响的学术称号。

无独有偶,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见长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去年也召开了“科技人文发展专家咨询会”,宣布将大力发展新文科。

除两大理工名校重抓文科,数十所理工类高校也有向文科发力之势。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公布的2018年各省市经动态调整增列的学位授权点清单中,有超过20所偏理工类的院校增加了文科或文理科交叉学位点。

理工类高校如此重视文科,与“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密切相关。该计划由教育部等13个部门联合启动,旨在全面推进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建设。该计划首次增加了人文学科。

矛盾点

不过,重理轻文的倾向还未得到改观与扭转。一个较为突出的事实,指向文科的实际功用。

这种指向实际功用的功利主义,被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批评为“目前的中国大学太实际了,没有超越职业训练的想象力”。

高校要发展,排名是考虑因素。近两年高校又掀起一轮兴办医学院的热潮。截至2019年底,42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中,已有30多所已有或正在筹建医学院。部分高校新建医学院的根本目的之一,还在于提升排名,文学院在这方面不凸显。

学生要发展,就业问题始终悬在心头。每年高校都有新增和撤销的专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为就业市场的晴雨表。

前不久,教育部发布了2019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的通知,新增专业前五位均为理科专业。撤销专业大多都是文科,公共事业管理、市场营销、教育技术学、文化产业管理等是撤销较多的专业。

大学生毕业后,就业率高、薪资和满意度较高的专业,又基本被理工科包揽。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就业竞争力30强专业中,近半数为新工科专业。历史学、哲学等学科大类,就业竞争力仅为工学大类的七成。

高校大力发展文科,势必要面对这种矛盾。鲍鹏山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塑造合格公民与社会底线,非人文学科不可实现。人文学科的最大价值,是培养大学生对自己完整人生的方向感与判断力,这难道不是最实际的功用么?

鲍鹏山指出,理工科培养大学生做好一件事的能力,人文学科则教会大学生判断不做一件事的能力。光有能力而无良知和判断,那只会成为高学历的野蛮人。孔子所说的“君子不器”,就是教会人们不要过于执着带有功利色彩的“器”。

鲍鹏山认为,当下高校文科教育的最大问题,还是教学目标不明确。比如历史学,培养学生的目标未必就是留校当老师,而更应该从历史的视角来关照与解释现实,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就是个现实的例子。

文科实验室的建设有重大意义,但鲍鹏山指出,对文科生最重要的还是时间,以最低额度的要求,尽最大限度的学习,阅读经典,沉淀学识。实际上,与中小学生有课外阅读经典目录相比,当下大学生的阅读反而是粗浅与降维的。

原创文章,作者:mar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506.html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