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江澎:没办法改变分数 让分数带着专业的温度

“学生没有分数,就过不了今天的高考;只有分数,恐怕也赢不了未来的大考”“好的教育,就应该是培养终生运动者、责任担当者、问题解决者和优雅生活者”……近日,因为一段在2021年全国两会的第二场“委员通道”中的发言,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火”出圈。

为何把“好的教育”分解为这四个小目标?作为校长,在高考的现实压力下,如何平衡升学率和培养核心竞争力之间的矛盾?带着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唐江澎。他告诉记者,这番言论并非站在“委员通道”上一时兴起脱口而出,而是他对多年办学经验的梳理总结。

学生提出做“问题解决者”的教育目标

“孩子只有分数,赢不了未来的大考。让幼儿园的孩子养成整理东西的习惯,远比早识字重要;让孩子多读书,远比做那些阅读理解题重要。”在“委员通道”上,唐江澎表达了自己对于“好的教育”的观点,将其归结为“培养终生运动者、责任担当者、问题解决者和优雅生活者”。

再次谈及这句话,唐江澎告诉记者,这并非自己站在“委员通道”上一时兴起脱口而出的话,而是在研究了学校方方面面的内容、结合办学的实际经验梳理出来的。

为什么选定这四个目标?唐江澎表示,四个目标与党的教育方针和新课改中对学生核心素养发展的要求以及学校的训育标准息息相关,“比如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比如我们学校的十大训育标准中提到了锻炼健康强壮之体魄。”

唐江澎告诉记者,这些理念都需要落地,需要进行校本化的描述,用更具体的语言表达出来,“‘问题解决者’其实是学生提出来的。他们自己认为,学习的最终目的是能够解决问题。”

  用科学锻炼让孩子有足够的运动量

“培养终生运动者”被唐江澎放在了“好的教育”之首。

在唐江澎看来,教育是促进人从自然人到社会人的过程,孩子生下来就要进行身心的教育,“在我看来,身心发展是第一位的。我当校长这么多年,单就锻炼身体这一件事来说,绝对不能把孩子的身体搞砸了。”

据唐江澎介绍,在锡山高级中学,学生每天都有一节体育课,一周五天以“4+1”模式统整体育课程(2节国家必修体育课、2节必选类校本课程和1节班级团队拓展课),同时以年级为单位,按选项走班教学。此外,学校还根据学生需求,在传统运动课程以外,增设了游泳、击剑、跆拳道、自由搏击、瑜伽、太极等16个运动项目。

近年来,从国家层面到学校层面,对青少年体育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

2020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其中在开齐开足上好体育课上明确提出,要严格落实学校体育课程开设刚性要求,不断拓宽课程领域,逐步增加课时,丰富课程内容。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学校严格按照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开齐开足上好体育课。鼓励基础教育阶段学校每天开设1节体育课。同时,要保障学生每天校内、校外各1个小时体育活动时间。

“每天锻炼一小时,如何让科学的锻炼达到有效果?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叫有效果?这些都有待于在未来不断改进,这也是我们现在更加关注的地方。”在唐江澎看来,目前很多学校的体育课设计可能只是通过时间保障,让学生每天有一节体育课。未来,锡山高级中学将通过更科学的方法,测量学生的运动量。

  帮学生减掉“无效的苦、无谓的累”

“我的观点是,一下子要把学生的苦和累减下来其实是蛮难的,关键是要减无效的苦,无谓的累。如果能让学生把基础的东西学扎实一点,学深一点,对一辈子有用处,这个就好了。”3月7日下午,在全国政协教育界别的分组会议上,唐江澎的话引起了不少家长的共鸣。

对学生而言,哪些是“无效的苦,无谓的累”?唐江澎认为,“超越身体承受的极限、不在学生高效学习时间之内的,都是无效的苦、无谓的累。”

唐江澎表示,睡眠是机体复原整合和巩固记忆的重要环节,对促进中小学生大脑发育、骨骼生长、视力保护、身心健康和提高学习能力与效率至关重要。他举例说,学生如果一直学到晚上12点就会睡眠不足,睡眠不足会引起记忆力下降,记忆力下降会导致学习效率下降、成绩下降,这是个简单的道理,“我们学校的孩子,晚上9点50分准时熄灯,无论作业是否做完,都必须熄灯睡觉。这也是无锡乃至江苏一些寄宿制高中多年的常规。找准自身学习节奏、高效学习,远比疲劳战有效得多。”

针对不少家长吐槽学生作业多、写不完的问题,唐江澎表示,这需要从教学上改进,“评价设计要先于教学设计,作业设计是评价设计的一个内容。上课讲什么内容,作业就留什么题。课上练习了的题,作业就不用再留了。”

同时,唐江澎建议,不能只考虑控制作业的量,还要控制作业的时长,“老师在留作业的时候,就要控制这些作业应该在多长时间内完成。有的学生做得快,有的学生做得慢,要综合考虑,取个平均值。”

此外,唐江澎还表示,应该分层设计作业,“学生水平比较好的,完成了基础的作业,还可以做些高水平的作业。”

  让学生真正知道自己为何而学

“一个学校没有升学率,就没有高考竞争力,但如果教育只关注升学率,恐怕国家也就没有核心竞争力。”在唐江澎看来,虽然任何一所学校都不可能超越升学的压力,但在实际办学中,也必须平衡升学率和核心竞争力。

唐江澎认为,对于学校而言,在无法改变高考以分录取的现状下,只能通过课程的丰富性来满足学生个性化的发展需求。

2020年12月22日下午,锡山高级中学“量子计算原理与实验”正式开课。这是量子计算首次进入中国中小学课堂,也是率先使用量子计算这种最“潮”的方式助力教学工作。

这是唐江澎找到的满足学生个性化需求、促进学生发展的“一种简单的方法”,在中学开设各种专业大类课程,如新闻写作与实践类课程、医药类课程等等。唐江澎说,学生按照这种专业大类的方法体验,可以熟悉高校的专业大类。“在没办法改变分数的情况下,让分数带着专业的温度。”

唐江澎希望,借助这一途径,“让学生们把当下的学业与未来大学的专业贯通起来,把大学的专业与未来安身立命的职业贯通起来,把职业选择与他们建功立业的事业贯通起来,把事业与他们报效祖国、造福人类、安顿灵魂的志业贯通起来,这样才能让学生真正知道自己为何而学。”

原创文章,作者:mar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4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