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小学梦想绽放

“我喜欢速度。”

“什么?”

“速度,嗯……怎么说呢,就是风在耳边呼呼吹过。”

“那你长大了想干什么?”

“我想当一名赛车手。”

“赛车?你见过真正的赛车吗?”

“只在妈妈的手机里见到过。”

……

说话的孩子胖乎乎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此刻没有风,远处是层层叠叠的山。他叫王毅斌,今年11岁,读五年级,他想当赛车手,在学校里是公开的秘密。

说是公开的秘密,但没几个人知道。因为,他就读的甘肃省镇原县马渠镇杜林小学,是一所山顶“迷你”学校,今年秋季开学后,学校只剩4名学生了。

妹妹王娅玉凑上来说:“哥哥有时候回家不写作业,让妈妈用手机播放赛车比赛。”

“他还自己动手做了个蓝色的小风扇,转起来有飕飕凉风呢。”王毅斌唯一的同班同学刘若阳插话。

“嗯……这也是和速度有关的,还离不开电流。”在王毅斌的软磨硬泡下,妈妈帮他从网上买来了电动马达等配件。他说,当风扇转起来的时候,他感觉特别快乐。

一旁的王富安没有说话。

这几天,他不太开心,因为他的好朋友王佩佩转学去了镇上读书。“镇上”是王富安去过最远的地方。

“我俩原来一个班,现在二年级的班里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感觉有点孤单。”说着,他的眼圈红了。

“顶峰时,学校有127名学生……”坚守学校33年的老教师王志斌念叨着。随着易地搬迁及城镇化的发展,不少学生跟着父母外出或到镇上上学,学生从一百多人到几十人,再到上学期的13人,如今,只剩4名学生了。

下课铃声一响,王富安就冲出了教室,到体育器材室拿上篮球,直奔操场。

“他个头小,之前学生多的时候,他总是抢不到球。”校长刘龙用手接过飞来的篮球,转身又投给了王富安。

刘龙是从这所小学走出去的大学生,几年前,得知母校师资匮乏,他坚定地从条件较好的学校回到这里,和当初教过他的老教师王志斌一起,守护着这群山里的孩子。

“我喜欢打篮球。”王富安说。

“那你最喜欢的球星是谁呢?”有人问。

王富安不知道怎么回答,疑惑地望向校长。

“山里的小孩子还理解不了‘球星’的概念。”刘龙解释。

“我还喜欢画画,你等一下。”说着,王富安飞快地跑向教室,拿出了画本。

他在画本上画上了田野、马路、大树,还有两朵橙色的万寿菊,这是镇原县乡野最常见的经济作物,微小而顽强。

王富安说:“我多想当一名画家呀!我还没有见过沙漠,老师,你说沙漠是什么颜色的?”

没有人回答。

白露节气刚过,上午时分,天边还残留着淡淡的下弦月。

刘若阳站在操场上,对着月亮出神。她的梦想是当一名天文科学家。

“老师,月亮是从哪里升上来,又从哪里落下去的呢?”课堂上,刘若阳提问。可老师一时也不知怎么回答。

山里的晚上天黑得早,四周寂静,月光也澄澈。刘若阳总是把头抬得老高,看看星星,再看看月亮,她想要一台天文望远镜,“这样就能观察到更远距离的浩瀚星空了”。

比起哥哥,三年级的王娅玉性格有点羞怯。这个只有8岁的女孩,已经能够帮家里洗锅、扫地和下田拔胡麻了。

王娅玉想当一名教师。她说:“我喜欢我的学校和老师!长大了,我也要教山里的娃娃们。”如果有一个只在电视上见过的芭比娃娃就好了,她说,“我想把她放在教室里,孤单的时候,我可以和她说说话”。

王富安想让妈妈带他进趟县城。“县城是什么样子的呢?我要用画笔画下来。”他的眼睛亮亮的,充满了期待。

和王富安一样,王毅斌最远也只去过马渠镇,下田劳作时,他喜欢坐在父亲的农用三轮车上,听风在耳畔呼啸,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他想要一辆玩具赛车,他试探地问:“玩具赛车应该也会跑得很快,对吧?”

想看得更远是孩子们的事,而对刘龙而言,远方已经不是自己的梦想。他说:“我走了,这里的孩子们怎么办?”如果这所学校撤并了,意味着孩子们要翻越十几里山路,花上三四个小时,去另一所学校读书。

“只要有一个孩子在,为了孩子的梦想,我都会坚守到底。”刘龙眼神坚定。

原创文章,作者:mar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2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