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高考文科第一名 带着妈妈遗照上清华

高校陆续开学,来自湖南常德的何润琪也已正式到清华大学报到,成为清华新雅学院本科新生的一员。

湖南高考文科第一名 带着妈妈遗照上清华

开学报到前,何润琪(右)与送他到北京的爸爸在天安门前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何润琪毕业于常德市鼎城区第一中学,今年高考总分707分,是湖南省文科第一名。

何润琪生长于农村,高一时经历了母亲意外去世的悲痛。他一度因丧母之痛而变得抑郁、萎靡不振,每天不想吃饭。在父亲及老师、同学的安慰与帮助下,他重新振作起来,下决心不辜负母亲希望他刻苦学习的期望,通过积极的心理暗示让自己乐观完成了高中学业,圆梦清华园。

上大学之前的求学岁月中,何润琪几乎没有上过辅导班。靠着父亲的引导,他从小就爱上了看书、学习,并对音乐、绘画等也产生了很大兴趣,从未觉得学习是一件困难的事。

2018年,何润琪在第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中获得了全国特等奖。也是在那一次参赛期间,他有机会第一次站在清华的校门外,远远观赏了清华园中的景色。

同年,何润琪还获得过2018年全国中学生数学能力竞赛三等奖,2018年全国中学生英语能力竞赛二等奖,以及2018年湖南省高中学生化学竞赛二等奖。

谈及兴趣培养,何润琪说,获得正确的引导很重要。如果认为培养兴趣的成本很高,需要花很多钱、上很多培训班,那可能一开始就抓错重点了。

而聊到“寒门难出贵子”话题时,何润琪表示,“如果你的父母能满足你衣食住行及求学路上的各项基本需求,那不必把自己的家庭定义为寒门,并以此给自己的发展设限。”

在言语交谈中,何润琪都表现得很乐观、自信,有想法、有主见。他认为自己不是“寒门贵子”,只是从普通农家走出来的一名学子。同时,他相信,通过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可以去改变或者实现一些事,比如考上理想的大学。

今年9月8日,何润琪以清华本科新生身份踏入清华园。当天,陪他一起到校报到的,除了装了半个行李箱的书,还有妈妈的照片。

“以前,我梦想着我上大学了,要带妈妈一起到大学看看。现在,我上大学了,妈妈却看不到,所以我把妈妈的照片带来了。”何润琪告诉澎湃新闻。

面对大学生活,何润琪计划大一先熟悉图书馆,并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等适应大学生活后再参加社团活动,并多交一些能够交心的朋友。

湖南高考文科第一名 带着妈妈遗照上清华

何润琪。受访者供图

高中丧母,带着妈妈的照片到清华报到

澎湃新闻:高考前,你有想过自己会考上清华吗?

何润琪:那时我觉得自己能够考上原985高校中的某所,但不确定是否能够考上清华。高考考试成绩出来之后,我才意识到我可以上清华。

澎湃新闻:听说你爸爸是钢筋工,妈妈在你高中时意外去世了。妈妈的离开对你影响大吗?

何润琪:影响很大。妈妈是在我上高一时去世的,当时我的一个表哥和表姐突然去学校接我回家,但他俩一直不说话、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走到我家门口的一条小路,我发现家里开始办丧事了,才有邻居告诉我,我妈妈意外去世了。我当时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一直在哭,内心有种无法形容的痛苦。

之后,回到学校时我依然非常痛苦抑郁,每天不想吃饭,几乎一直到高二都是那种状态。期间,同学、老师一直在帮助我,给了我很多温暖;我爸爸也在安慰我,隔三差五就去学校看我,像朋友一样跟我交流谈心。到高二后期,我心态好了一点,高三基本调整过来了。尤其是高三下学期开始,直到现在,尽管有时还是会想妈妈,但我都能保持比较积极乐观的状态了。

澎湃新闻:从经历丧母之痛变得萎靡不振,到高考考出第一名的好成绩,这中间你是经历了一个自我调节的过程吗?

何润琪:对,自我调节也很重要。妈妈在弥留之际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有一点是她希望我能刻苦读书。我觉得我不能辜负妈妈,不能一直萎靡不振下去。

我想,假如我每天抑郁,一直沉浸在悲伤里,可能会有一种越悲伤越想悲伤的感觉,会使悲伤、痛苦持续存在下去。后来我决心跳出这层阴霾,要像飞机飞向平流层一样,让自己见到阳光。

我非常喜欢体育运动,打球或者跑步也能让我的心态得到比较好的调节。

那些日子我经常进行积极的自我暗示,鼓励自己从悲伤中走出去,在学习上取得好成绩。

以前,妈妈在时,我遇到什么事妈妈总会第一时间赶到学校帮我解决,我梦想着等我上大学了,要带妈妈一起到大学看看。

现在,我上大学了,妈妈却看不到,所以这次开学报到我把妈妈的相片带来了,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她知道我已经进入理想的大学。

培养兴趣不一定要花很多钱、上很多培训班

澎湃新闻:听说你不仅爱文学,爱看历史、哲学类书籍,而且也爱绘画、音乐、游泳?

何润琪:对,这可能是受我爸爸的影响和引导比较多。做个比喻,我爸爸可能不是汽车里的发动机的油,但却是方向盘,给了我精神上的引导,让我能找到前行的方向。

我生长在农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中没有电脑、手机,也没有网吧或其他娱乐场所。我爸爸喜欢看书,也爱给我买书,还经常带我去城里的书店。这就像扣好了衣服的第一粒扣子,为我养成爱看书、爱学习的习惯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

这次来清华报到,我行李箱里装了半箱的书,主要是关于历史、哲学的,也有部分小说,以及清华一些教授送我的书。我对音乐的喜爱也受到了爸爸的影响。

澎湃新闻:在你心中,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何润琪:在我心里,爸爸是一个经历曲折但很伟大的人。

爸爸学生时代非常看爱看书,成绩也很优秀,并且爱音乐,会吹口琴、拉二胡。但当时经济条件太差了,由于家里卖米都交不上的几块钱的学费,最终他辍学了。

后来,爸爸当过木匠、打铁匠,也当过电工,近些年选择当钢筋工是因为收入相对高一点。爸爸曾告诉我,以前打铁累了休息的间隙,他就拉二胡,并且靠自学学会了拉很多曲子。

澎湃新闻:现在很多孩子从小就上很多兴趣班、补习班,你上过培训班吗?

何润琪:初中时由于对绘画感兴趣,上过一段时间绘画培训班。那时每天到了上课时间我就背上画板开心地去学画画,还认识了很多朋友。

但总的来说,我没怎么参加培训班。学习上,我主要是在爸爸的引导下,从小对看书、绘画等产生了兴趣,有了兴趣自然会自己去钻研学习。

我觉得,培养学习兴趣很重要,但培养兴趣的物质成本并不一定要很高,也不一定要去上很多的培训班。比上兴趣班更重要的可能是给予孩子及时正确的引导。

如果认为培养兴趣的成本很高,需要花很多钱上很多兴趣班,那可能一开始就抓错重点了。

我不是“寒门贵子”

澎湃新闻:近几年,关于“寒门难出贵子”的讨论很多,网上有些写到你的文章中也涉及到了“寒门难出贵子”话题,对此你怎么看?

何润琪:我觉得“寒门难出贵子”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不能将它作为一种固定僵化的思维,套在别人的头上。我更相信,通过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可以去改变或者实现一些事。

在我看来,所谓的寒门是一个相对概念。社会上广义的寒门可能是指经济物质条件不那么优越的家庭。我想,一个人是不是出身寒门,最主要还是看自己怎么看。如果你的父母能满足你衣食住行及求学上的各种基本需求,那不必把自己家庭定义为寒门,并以此给自己的发展设限。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是寒门贵子吗?

何润琪:我不认为我是“寒门贵子”。我们家有一栋两层的房子,我爸爸是钢筋工,工作很辛苦,但是支撑起了我们整个家庭,我觉得我家就是中国大地上普通农村家庭的模样,不算寒门;我也不认为考上了清华就是贵子,我觉得自己只是一名学子。

我相信寒门或者普通家庭依然能够走出比较优秀的学子。因家庭贫困,思想就局限在生存、婚姻一类的事上,在后续发展中人穷志也穷,这是不行的。我觉得人穷志不能穷,不能被贫穷限制思想进步。

澎湃新闻:你觉得你有哪些学习经验、心得可以供其他人学习参考?

何润琪:以我自己的经历来说,作为青少年要有目标,要培养起对学习的兴趣,后续自然就会有学习的动力。

我一直对学习都比较有兴趣,所以没有觉得学习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一路走来都比较顺利。

大一先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再参加社团活动

澎湃新闻:在清华这么多学院与专业中,你为什么最终选择了新雅学院?

何润琪:高中时,我的自我认识是,我的文、理科成绩都比较拔尖、比较均衡,但我对文科相对更感兴趣,老师也建议我向文科发展,所以最后选了文科。但其实,我对科学精神、对探究一些规律依然很有兴趣,不想完全抛弃理科,希望能继续学习一些理工科知识作为生活中的调剂,或者说作为未来的一种备用资源。

清华新雅学院本科第一年进行通识教育,会涉及数理通识教育,比较符合我的需求。另外,我对各类专业的了解整体来说还比较有限,没有完全想好要选择哪个专业方向,在新雅学院我可以先接受通识教育再确定最终专业方向。

澎湃新闻:开学之后,你有些什么计划、打算?

何润琪:目前的计划就是了解校园、舍友和图书馆。大学期间,课堂之外的时间可能主要都会在图书馆自学,所以我可能首先要了解的就是图书馆。

大一时,我不打算参加过多的学生社团,计划先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以我对自己的认识,我的时间安排能力、自制力其实都不太强。所以,我打算先把生物钟、学习方式、习惯调整过来,真正适应大学校园生活后,再去参加一些学生社团。

同时,我希望在大一尽早想清楚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

原创文章,作者:mar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2758.html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