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书院制住宿 不是男女同住一幢楼那么简单

河南科技大学对此做出了解释:“女生住低层,男生住高层”。别想歪了,这只是对学生住宿进行书院制改革,打造社区型宿舍,希望把更多专业以若干宿舍楼为社区集中起来,方便不同专业学生间相互交流。

实际上,书院制住宿,把不同专业、不同性别的学生同住一栋宿舍楼,非不是河南科技大学首创。以复旦大学为例,多年以来,志德书院17号楼就是男女混住的宿舍楼。但是,混住的基础设施包括,配备了独立卫浴的寝室和可供晾晒衣物的室内阳台、空调等。

男女同住一栋宿舍楼,并非高校住宿安排的禁区。然而,“男女混住”需要宿舍硬件升级为其铺路,否则带给学生的更多的是性别差异下的不方便。

无论是将宿舍界定为半封闭的公共空间,还是将其界定为半开放的私人空间,在规划过程中,学校应当考虑到不同性别学生之间的生活边界和心理边界。毕竟穿着睡衣走在走廊的女生并不想邂逅一个赤膊穿短裤的男生。

建立社区型宿舍,能够起到促进不同专业同学相互学习和交流的作用。在本科教育阶段,除了专业课,还有很多公共课程需要选修,和不同专业的同学进行交流,能够给予对方新的学科视角和思维方法,这有利于克服同学们由专业课学习深入带来的视角窄化的局限性。

我在复旦读书时,曾选修过“政治文明与国家建设”这样一门课程,当我苦于无法从政治学中汲取灵感时,同楼层一名和我选修了相同课程的历史系同学为我提供了政治制度历史变革的视角,点拨我从政治理论中回归历史现实中,这种跨学科的视角,解决了我学习中一大难题。

但是,复合型人才的培养,是否一定要从混专业的“同居”起步呢?

我认为问题的关键或许不是地理意义上的距离更近一步,而是心理层面的隔阂更少一些。阻碍沟通和交流的或许不是两栋宿舍楼之间的距离,而是一种跨专业的文化意识形态上的品味区隔。

布尔迪厄曾指出,文化一方通过符号斗争,即一种文化以标榜自己先进性和稀缺性的方式抑制另一种文化。这种品味区隔常常以“鄙视链”的形态存在并建构文化价值认同共同体,将另一部分人排除在外。实际上,在学科专业上,也存在这种鄙视链,比如学金融的看不起学法学的,学法学的看不起学新闻的。

有人调侃,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而你却在低头玩手机。不同专业的同学相处,需要去打破那堵无形的心墙,避免“我都懒得和你说,说了你也不懂,听了你也不会”的这种交流的无奈。而是应当以更为积极开放的心态,去和不同专业的舍友平等沟通,友好交流。

无论是否更换宿舍,睡在你上铺的兄弟不会永远睡在你上铺,更换宿舍,或许是遇到下一个有趣灵魂的契机。

原创文章,作者:mar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2599.html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