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楼”的光可以照多远

“名师工作室”系列新闻观察之三

“不如用一首歌曲,引入你要讲的定语从句语法。”

“可以再加点高考真题,让同学们既知道为什么,也知道怎么做。既种得了麦子,也看得见馒头。”

……

夜深了,陕西商洛刘小红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刘小红,还在和百里之外的工作室成员、渭南中学英语教师师靖,讨论着第二天的导学案。

在商洛,这个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的西部山城里,刘小红名师工作室就像一座“塔楼”,不仅辐射引领着当地,还将“光”投向了更大的范围。

目前,刘小红工作室已经吸纳、培养了100多名青年教师,除了商洛本地教师外,还有来自渭南、西安、延安,甚至四川广元的学员;工作室的微信公众号“因爱而语”,关注人数超过7500人,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大部分是教师。

“名师作为一种公共社会资源,因为稀缺更显宝贵。为了让这种资源效益最大化,就需要通过某种形式,比如名师工作室,对外进行引领和辐射。”在四川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科研创新团队负责人李华平看来,“聚焦区域教育的引领、辐射,是名师工作室的重要任务”。

为什么说发挥名师工作室引领辐射作用,是重要且必要的?如何扩大这种引领与辐射?网络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又该如何评价名师工作室所承担的引领与辐射功能?

名师资源的“扩大装置”

“三条线段一定能围成三角形吗?”“你觉得为什么要学习三角形?有什么用呢?”在工作室成员、北京密云区第二小学数学教师张杰上完展示课后,北京市数学特级教师吴正宪,留住了正要离开的学生,提出了几个问题。

“我来到这些地方,是想带来些好的理念、技术和教学方法。”吴正宪说。

从2008年开始,“吴正宪小学数学教师工作站”相继在密云、顺义、延庆等北京远郊成立了分站。

“我们自2011年就启动了课改,但操作起来很难。”密云区教育委员会小教科科长张文华表示,“比如,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角是课改的一大核心,但怎么做?好多老师摸不着方向。吴老师给了我们很多示范和指导。”

“这节课设计得很生动。但是,课堂上孩子们产生思考和问题后,应该快速抓住,先用生生对话引导思考,你再去点睛帮助解决。让课堂有生成,让学生真学、真懂。”在孩子们离开教室后,吴正宪总结道。

“以前,老师们更关注自己的表现,讲得好不好,例题多不多。但是吴老师让我们明确了能让孩子们活起来、动起来的课堂,才是真的好课堂。”密云第六小学数学教师王化伦表示,现在,整个密云小学课堂都已经彻底告别了“小手一背,你说我讲”的传统模式。

2019年11月,刘小红推荐工作室成员、商洛中学英语教师阮桂琳参加了西北地区首届高中高效课堂创新大赛。在各地近千人的参赛教师中,教龄3年的阮桂琳凭借自己和工作室团队精心打磨的课堂展示,获得了大赛特等奖。

“每个教师都渴望在更多的舞台上展示自己,我们也希望能为学员们搭建更大的平台。”刘小红认为,名师工作室的引领辐射,其实也顺应了工作室学员在展示中成长、获得激励的愿望。

“客观来看,名师教学经验丰富,有传播分享自己教学理念、实践经验的想法;老师们有发展的需求和成长的渴望。名师工作室的引领辐射,很好地对接起了各方需求。”广东第二师范大学科学教育研究所所长胡继飞说。

“名师资源是宝贵、不容易流动的,而名师工作室,把‘我’的发展变成了‘我们’的发展。”浙江省教育技术中心名师工作室项目办项目主管沈清介绍,在温州永嘉县,有一所高中学校的数学、历史学科长期落后,靠自身力量很难赶超,“在全省范围内,我们选派了相关学科的名师工作室,通过吸纳工作室成员、线上线下集体研修等,实现了精准帮扶”。

从各省份政策文件对名师工作室成员的选择要求中,也可以看出,各地政府对名师工作室带动区域教育整体发展的期冀。

在广东,省级名师工作室成员的选择必须兼顾学校、地区的平衡,来自同一学校的不能超过两名;在宁夏,6至8名工作室成员中,必须有2至3名来自贫困地区;在甘肃,名师在当地建立工作室的同时,还需在全省11个连片贫困县区建立二级工作室……

“对政府而言,通过名师工作室的影响辐射,能够以相对少的资源投入,达到‘爆破’式发展效果,促进区域的整体发展。”李华平说。

李华平表示,从更深层次看,名师工作室的引领辐射,是其社会公共资源属性的必然要求。“名师作为社会公共资源,离不开社会的公共认同和公共维护,这种公共性也决定了名师资源理应由社会共同享有。名师工作室则是这一资源最好的扩大装置”。

星火何以燎原?

4872公里,是江苏常州与新疆克州的距离。江苏省小学数学特级教师蒋守成一直在思考,如何增强工作室的“辐射能量”,确保其能克服如此遥远的距离限制?

“品牌输出”是他探索出的答案。

“我的任务是出思想、提方案、重引领,工作站的日常运营由本地教研单位负责。”多年来,蒋守成带领团队打造了“数学主题拓展”学科品牌,“就像品牌旗舰店,我认为要提供的是可借鉴、能快速启动的模式。”

在对外输出中,不只要有品牌概念,还要有可操作的具体内容。在“数学主题拓展”这个大品牌下,蒋守成和团队还提出了主题童话、主题游戏、主题实践等细分品牌和相应的操作设计,“比如,在主题实践拓展活动里,怎么让孩子理解‘千米’这个单位?我们会提示老师,可不可以让孩子们自己去走一走,测量一下?”

在这种模式下,蒋守成已在新疆克州、内蒙古土默特左旗、宁夏宁东和辽宁海城等地建起了6个名师工作室。

“名师工作室要有品牌意识。”蒋守成表示,“能够在区域内外形成影响力的,都有一个独特的学科品牌作为支撑,比如天津徐长青的简约数学、苏州徐斌的无痕教育等。”

只有“品牌”就足够了吗?在吴正宪看来,名师工作室还需要建立起能够发挥专业服务作用的辐射合作机制。

为解决这个问题,她和团队创建了以几何级数拓展的“1+9+N+n”的团队研修模式,其中,“1”代表总站,“9”代表北京9个分站,“N”代表全国各地的分站,“n”则代表了成千上万的基层一线教师。“总站示范引领,分站补充、支持、拓展,通过总分站的互动影响,带动广大基层教师,开发和生成更多的优质资源。”吴正宪说道。

“这一结构既能保证对区域的覆盖‘一个都不少’,还能让大家互相联通,顺畅地进行交流学习。”工作室成员、北京顺义区教育研究和教师研修中心小学数学教研员张秋爽说。

“影响辐射的大小,除名师自身的学术引领水平之外,还涉及协调能力、对外沟通能力、组织管理能力等综合能力。”在李华平看来,不是每个工作室都能有如此全面的能力和充足的时间精力,“这就需要借助外部的力量,帮助名师工作室发挥出更大影响”。

在上海,有行政部门牵头对接,引导名师工作室吸纳薄弱学校教师,助力百所学校的“强校工程”;江苏帮助每个省级名师工作室与本地区或其他地区的一所薄弱学校建立帮扶关系;在河南,由教育厅统一组织遴选,每个中原名师工作室每年培育5名省级名师和10名省级骨干教师……

“我们一直认为名师是宝贵资源,但对如何发挥其作用,还不是很清楚。现在,通过工作室这种形式,行政管理部门和名师相互支撑,既让名师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参与区域教育发展,也给名师提供了一个更好的平台。”河南省教育厅教师教育处国培工程负责人李社亮说。

“名师工作室就像星星点点的火种,如何让它的火光映照得更高更远?既需要内部的努力,也需要外部的支持和帮助,内外都有了共同的愿景和行动,才能让星火燎原。”胡继飞表示。

“互联网+”带来了新想象?

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利用信息技术为教师培养和资源分享提供新机遇,更好地发挥名师工作室的引领辐射?

浙江、广东、河北、湖南等地,建起了区域名师工作室网络平台。

经过10多年发展,“浙江名师网络工作室”网站已建成名师工作室近1000个,平台视频、图文资源等超360万条,总访问量突破2亿次,日均访问达13万人次。

在网站首页“工作室活跃度排行榜”上,排在榜首的沈柏民名师工作室有超3000名网络学员、109名骨干学员和15名学科带头人,工作室页面总访问量超240万……从今年2月23日起,面向全省学生和教师,沈柏民在该平台主讲了20节“停课不停学 名师带你学”直播课,近3万人通过网络进行了观看。

除覆盖本省十市百县外,“浙江名师网络工作室”已触达全国29个省区市,正式成员数量超36万人。在河北,“河北名师工作室”网站搭载在河北教师教育网上,100多个省级名师工作室以此为阵地;在广东,不仅关注名师网络工作室整体工作,还对内容质量、成员活跃度进行考核……

不过,虽然不少地方建起了数据公开、运营良好的名师工作网,但也有不少网络平台,只是“存在”着。

建立起好的运行机制,是建起运营良好网络平台的关键。在浙江,对网络名师工作室采取先建后评的方式,但因为预算需要提前编制,因此只有考评前150的工作室才能享受1万—4万元的补贴。什么在吸引近八成的教师,无偿且持续地坚持呢?

“主要是因为我们建起了好的机制,能够让老师们在整个过程中,有享受,有获得。”沈清说。

“整体而言,大部分名师工作室依然只能在博客、公众号开垦些‘自留地’,虽然也有做得不错的,但总体没有形成大的网络效应。”胡继飞说。

2014年,蒋守成在网易博客上创建了工作室账号,教学理念、工作室日常活动、学员体悟感想……工作室的点滴,被一一记录。但在2018年11月,网易博客正式停止运营,用户内容被迁移到一款轻博客产品。

“迁移之后,以前的网站数据都被清空了,我曾开设的一个对话讨论的栏目,也没有了。”在博客时代之后,蒋守成建起了“蒋守成数学主题拓展”微信公众号,平均阅读量在3位数。

“借助别人的平台来做,到底是有些脆弱;单靠自己的力量来做网站,成本太高,反馈也不见得会好。现在,很多老师主要做微信公众号,但比起网站的话,阅读和传播相对要弱一些。”陕西宝鸡市教研员、高中语文特级教师曹公奇表示。

“名师工作室无疑是需要一个更好更大的网络传播平台的。但是需要一个怎样的平台?由谁来建?怎么建?还需要不断地摸索和尝试。”胡继飞说。

“一束光”能留下什么?

从名师工作室发挥引领辐射作用的方式来看,集体研讨、学术报告、送教下乡……似乎很平常;对于在区域外成立的二级工作室、分站而言,囿于时空的限制,名师们实地到访的次数,其实并不多。

名师工作室的引领辐射,是不是有些空泛?不少人对此提出了质疑。

该如何认识这种引领辐射呢?

“这就像是一束光,是一种外界刺激,主要的作用是去激发和唤醒。”在李华平看来,这种看似无形的影响,才是名师工作室最有后劲的力量,“一堂课、一次讲座,它的内容和价值是很脆弱的,时间推移,你不太能回忆得起来。但名师的情怀和精神,却是可以传承,影响到更多人的”。

“刘小红老师特别热爱学生、热爱生活,她的教室里有美丽的鲜花、软萌的玩偶,墙上画的是小王子,让人走进去就不想出来。”现在,每个学期,师靖也会给自己带课的班级送上不少绿植,“从刘老师身上我看到了,教书不只是教知识,更要教会孩子爱与被爱,如何面对生活。”

“优质师资的均衡是教育均衡的重要方面。嘉定和舟山的孩子一样聪明,贵阳的孩子可能比上海的孩子更优秀。这些课堂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呢?是老师的专业化水平。”上海市嘉定区初中数学教研员、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孙琪斌说。

“名师工作室打破了低水平系统,不仅带领老师们进入到了高水平系统,更让老师们有了向上发展的愿望和激励,是缩小教育差距的重要方式。”李华平说。

但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师教育研究所教授桑国元看来,目前,不少名师工作室还没有真正发挥出辐射带动的作用。

桑国元认为,这一现象的背后,存在机制和个人两种原因,“一方面,名师工作室的条块分割现象比较突出。同时,部分名师缺乏引领辐射的担当意识,没有认识到名师作为公共资源,理应广泛享有”。

从全国来看,各省市各级别的名师工作室大都有当地主管部门的经费补贴和资源投入。“这就决定了名师工作室是要立足本地区做服务的。从学校和行政主管部门的角度来看,没有道理花着自己的钱,为其他区域作贡献。”胡继飞认为,这种行为具有合理性,但却不利于不同区域间教育的均衡,甚至会加剧“马太效应”。

目前,虽也有不少名师工作室借助良好的内外小环境,积极地走出去,为区域间教育均衡作出贡献,但在胡继飞看来,这主要还是依靠个别教师的情怀或者个别地方的重视,具有不稳定性。“还是需要一些更顶层的政策设计和支持,只有建立起了相应的机制和制度,内部有动力、外部有支持,才能更好地激发出名师工作室的影响力。”

原创文章,作者:mar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2313.html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