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高考家庭缩影:考前压力骤增 家长成心理辅导师

7月7日至10日,山东省夏季高考、普通高中学业水平等级考试将举行,53万考生即将迎来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次“大考”。

今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各级学生春节后的开学时间被迫延期。不过,各学校都在原计划的开学日开始线上授课,直至5月返校复课。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山东省高考时间延期一个月举行。

潘成朋是山东省应届考生家长大军中的一员,近日,他略有苦涩地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疫情期间,平时成绩还不错的女儿拒绝上网课,坚持自己学习,这曾让他压力很大,不过开学后几次考试成绩还算可以。

2017年,山东启动高考改革试点,当年入学的高中生在2020年高考时将采用“3+3”模式,除语文、数学、英语三科为必考科目外,另从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个科目中自主选择3科。

疫情、高考改革等因素凑在一起,让今年的山东高考尤为引人关注,也让考生家长压力骤增。

7月4日上午9点,潘成朋为女儿做好了午餐,随后乘坐公交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到达女儿就读的寄宿制高中,赶上课间休息时,他隔着铁栏杆把饭盒递进去。“平时周末有空就带点她爱吃的去见一面,这次不仅是送饭,也为了再去叮嘱一下她,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潘成朋女儿高考考场就在本校,考试期间学校继续执行封闭式管理,父女俩下一次再见面就是高考结束了。

心理辅导师

“一进高中,全部目标都与高考有关,做梦都是高考。”

潘成朋强烈地感受到女儿进入高中之后心态的不同。高中生的想法已经接近成人,但是在面临着人生最重要的考验时,还是会出现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家长自然成了伴其左右的“心理辅导师”。

潘成朋女儿读高一时,有一次回答问题被老师否定,从此上语文课经常不能专心听讲。潘成朋就引导女儿发现语文老师的优点,最终女儿也承认语文老师很敬业、很辛苦,否定她的出发点是好的。

读高二时,潘成朋女儿班来了一位临时班主任,女儿对学习变得异常积极,甚至告诉他“为了班主任我也要好好学习”,后来不久这位临时班主任就调走了,女儿情绪开始起伏不定,考试成绩也忽高忽低。

“女儿主动把这事儿告诉我,我也不能一下子就把她打击的太狠,只能把对这件事儿的态度和她自己应该干的事儿委婉地讲给她,因为一直沟通的比较顺畅,所以她能听进去。”潘成朋称。

临近高考,潘成朋女儿的心理更加敏感、多变。

前一段时间,潘成朋女儿同宿舍的择校生要回本校参加高考。女儿认为同学间再见面可能遥遥无期,一早起床后就帮着舍友收拾行李,为这一段高中情谊画上句号。不过,女儿却因此耽误了早自习课,被班主任狠批了一顿。

女儿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找潘成朋诉苦。他又成了“心理辅导师”,告诉女儿,“你在意同学感情没错,也很值得表扬。但是你为什么没有向老师请假,不请假就旷课,当然要批评你了。”

拒上网课

除了做好心理辅导,对女儿充分的信任也是潘成朋要做到的。

春节前,他给女儿报了一家知名培训机构“一对一”的辅导课。女儿去了一次之后,说什么都不去了。

“她说老师教的不符合她的口味,需要的内容老师不讲,或者讲的太拖沓。她承诺可以自学、做题,后来也没办法,就不再要求她去了。”潘成朋回忆说。

2月17日是潘成朋女儿原计划开学的日子,受疫情影响,各学校开学不成转而开设网课。潘成朋女儿学校使用的是全市统一的网络教学平台,平台里的课程很多,各个学校的都有,其女儿使用之后的态度是“基本上是否定的”。

潘成朋女儿不仅拒绝上网课,而且作业也不做。她主动给各任课老师发信息,“因为自己的学习计划,我没有按时交作业,但课程中的知识我会掌握,如果您们不相信我,开学之后可以给我进行测验。”

老师们的态度还是比较宽容的,告诉她只要不落下课程就可以。既然老师比较放心,潘成朋觉得自己也应该相信女儿。

女儿每天在家保持高效率学习三个小时,就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月。开学后的结果显示,相信孩子并没有错。女儿班主任对其的评价是:学习能力很强、效率很高,但是不服管教。

“我这个女儿自我意识太强,她喜欢的,她会拼命去做,不喜欢的,强求也没用。”潘成朋这样评价女儿的性格。

44个未接来电

5月中旬,潘成朋和女儿终于盼来了开学的日子,离高考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他能明显感觉出女儿“压力山大”。

潘成朋女儿综合评价招生报考的是驻山东的一所部属高校,其舍友报考的是山东一所省属高校。她发现舍友报考时提交了13项荣誉,而潘成朋帮她报考时却只填报了3项荣誉。于是,她想当然地认为爸爸在敷衍了事,要立马打电话质问。

巧合的是,女儿要打电话的那天晚上,潘成朋身体不舒服,9点钟就关机睡觉了。早上醒来他开机发现,有44个未接电话,全部来自于女儿。

这可把潘成朋吓坏了,赶紧给女儿班主任打电话,其班主任问清了她打电话的原因,又向其解释了潘成朋的填报没错,只是不同学校要求不一样而已。

“她这段时间情绪太敏感了,要让她把火发出来。”潘成朋过后又给女儿去了电话。

紧张与压力同样也是家长要面对的。潘成朋在女儿班级家长群中看到,有的家长听孩子说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好吃,便不断给老师打电话反映问题;还有家长在群里表示毕业生要享受优待,整个学校要为毕业生“让路”。

这段时间的家长群里,不少家长已经开始讨论如何为高考做准备,女儿班级已经有11个考生妈妈报名加入到旗袍助力行列,许多爸爸们也早早预定了鲜花——家长们只是想通过这些方式给孩子助力、给自己减压。

最近这段时间,女儿学习成绩有小幅波动。7月4日,见到女儿后,潘成朋再三嘱咐:“永远关注下一场考试,这几天不要再做难题或者是影响情绪了,更不要再因为小情绪违反纪律受到老师批评了。”

最后,潘成朋不忘跟女儿打趣说,“等你考试那天,爸爸穿着红衬衣去考场给你加油!”不料,女儿“取笑”说,“得了吧,您可别出洋相了!”

原创文章,作者:mar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ctgu.com/1819.html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